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天龙八部公益服贴吧 >> 内容

又觉得这个人文社版也不能让我满意

时间:2019/7/30 3:16:05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五月“花”之三——记2005年5月17~21日所购图书13册及友人赠书11册1.走进飓风的中心一天,蓦然感受躁乱不安。气氛烦闷,阳光毒辣,茶色变淡。烟钱不知何处去,好书依旧笑我疯。……这些,都不是让我不安的真正缘故原由。必然是缺了些什么,才会……缺了些什么呢?想到末了,拿出一张CD来,放入那个满是灰...

五月“花”之三——记2005年5月17~21日所购图书13册及友人赠书11册1.走进飓风的中心一天,蓦然感受躁乱不安。气氛烦闷,阳光毒辣,茶色变淡。烟钱不知何处去,好书依旧笑我疯。……这些,都不是让我不安的真正缘故原由。必然是缺了些什么,才会……缺了些什么呢?想到末了,拿出一张CD来,放入那个满是灰尘的托盘——……我攥着手尽管向前走我张着口尽管大声吼我恨这个,我爱这个哎呀哎呀…………很久没有听崔健的歌了,这才是缘故原由。那盘原版磁带出版的当年,我就取得了它。那天,在一个同砚家里消磨时间时,问他最近买了什么新磁带。他说,有一盘,但卓殊刺耳。听他这么一说,我即刻执意要听,由于我知道,他一向爱听咏叹调,曼托瓦尼,还有彭丽媛。结果,我又一次听到了崔健的歌。早在这盘磁带出版之前,我就听到了那些歌。某个学生在老崔的演唱会上录了音,这盘“母带”一再被翻录,其中的一盘,最自后到了我们寝室。差不多每小我都听到了崔健的声响,有的喜欢它,有的则不。“你喜欢听?太好了,快把它拿走吧,这声响吵得我受不了。”那天,同砚这样说。从此,我具有了第一盘老崔的磁带。听说,飓风的中心是安谧的,崔健的歌也是这样。听老崔的歌,就像往飓风的中心迈步,一旦进去,就会感到安谧。喜欢古典音乐的人,往往以为老崔的歌粗俗无趣,我却觉得,从实际上说,这两者肯定会有交叉点,以至合伙点,只不过专家各执一端,不愿也不能放手结束。索洛乌欣在《手掌上的小石子》内中说:“和气、怜惜、贪心、爱恋、痛苦、烦闷、悲痛、清静、懊恼、恐惧、骄矜、障碍——这种种情感的‘滋味’在所有的人看来都是一样的。倘使不是这样,那么艺术也就不可能生存。”音乐,也属于艺术的范围。某个古典音乐喜爱者与贝多芬,纳粹分子与瓦格纳,“老崔分子”与老崔,固然通过不同的方式,却异样感遭到了和气、怜惜、贪心、爱恋等情感的“滋味”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在面对音乐时,贝多芬、瓦格纳、崔健都没什么区别,普通的古典音乐喜爱者、纳粹分子、“老崔分子”也都一样。2.《云南民族官方故事选》5月17日薄暮,2元购得一本陈旧的官方故事集:《云南民族官方故事选》(上册),《云南群众文艺》编辑部1979年10月编,每册工本费1.1?元书的封皮上有很多霉斑和污迹,但它的形式和封面设计都让我不忍放手。它的前言似乎被谁撕掉了,没有版权页,封底还缺了一角,又觉得这个人文社版也不能让我满意。连定价都没能看全。看起来,它不像正式的出版物,连刊号都没有,但形式却很厚实。这半册支出了68篇官方故事。都有哪些民族的呢?我数了数,共有23个:苗、傣、蒙古、白、彝、拉祜、纳西、汉、怒、哈尼、布朗、傈僳、僾尼、阿昌、独龙、崩龙、景颇、佤、撒尼、回、瑶、苦聪、阿细族。真是多得令我讶异。从这些故事看,官方故事在各民族之间的“渗出性”卓殊强。比方,书中有一篇独龙族的故事《大南瓜》,大致情节如下:有两个兄弟,老大怠懈且心性阴毒不祥,老二勤劳且仁慈。老二种了好多南瓜,却不知被谁偷去,末了只剩下一个。为查明真相,一天早晨,老二把剩下的大南瓜剖开,自己藏在内中。自后,来了一群猴子,把这个南瓜抬到猴子家里。猴子大王很高兴,拿出很多财宝来。老二从南瓜里跳进去,把猴子吓跑,将财宝带回家。老大见了很爱慕,第二天也跟着学样。早晨,猴子们离开老大的南瓜地,把南瓜抬到山上,由于老大太沉,他们爬不动,总是往下滑。老大畏缩了,说道:“莫摔上去,好好爬!”猴子一听,以为南瓜有鬼,就把它丢下山,将老大摔死。这个故事很短,有些细节也不甚合理。在南方宣传着一个犹如的故事,情节比它更厚实,细节有所增加,故事故得更得合理,它就是胶东官方故事《大冬瓜》(收于少年儿童出版社1955岁首?年月版《石门开》,董均伦、江源记)。在《大冬瓜》里,老二在看守冬瓜地时,遇到大雨,将一个大冬瓜挖了一个洞,躲进去避雨,又把挖掉的局部填回去。早晨,来了很多野兽,一起把这个冬瓜抬回洞,又取来一个宝贝铜锣,敲一下,便能变出想要的东西来。老二跳进去,把野兽们打跑,拿走铜锣,从此过上好日子。老大知道这件事,卓殊爱慕。一次,他将铜锣偷回家,连接地敲打,朝它索要金银。末了,铜锣被敲碎,老大也寿终正寝。从这个故事看,它跟古希腊传说中的“木马计”还有一点犹如的地点。总的来看,这两个故事的框架是这样的:A.某个仁慈的人,由于做了某一件事,取得某件宝贝。B.某个心术不正的亲属(或者友人)感到眼红,也照样去做,末了反受其害。用这种框架创作的故事,还有许许多多。如《格林童话》里的一些故事,《伊索寓言》里的“金斧头”等等。可见,很多官方故事的原型都差不多,它们的宣传也不但仅限于一国以至一洲之间,只是在宣传历程中细节有所变化,听说个人。还被打上了外国(或者本民族)的烙印。《云南民族官方故事选》里还有一篇汉族的官方故事《漏》,说的是两个兄弟在庙里躲雨,弟弟说万一老虎进来就糟了,哥哥却说:“老虎倒不怕,唯独怕漏。”其时,一只老虎正在庙外避雨,听到哥哥的话,以为“漏”必然是很可怕的东西。蓦然,雨下大了,庙里起初漏水,弟弟说:“不好了,漏了。”老虎一听,吓得跑开,碰到一个野兽,便说“漏”来了。垂垂地,很多野兽都被吓跑……背面的情节不消提了,由于它跟那个宣传于西藏的藏族官方故事《咕咚》(收于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1989岁首?年月版《官方童话故事选》),基本相同。自后,汉族人又把这个故事改编为动画片,即《咕咚来了》。经过这三次“变形”,这个故事的细节变了很多,但故事的重点,即它的大致思想却永远没变。异样的例子,还有很多。比方,《鳄鱼和猴子》的故事,在欧洲、非洲等都有宣传,相互不同的只是某些细节。有时,从某些官方故事的细节中,不能。还可能推断出它的向来脸庞。比方,在这本《云南民族官方故事选》内中收了一篇佤族的官方故事《七兄弟》,讲了七个才具不同的兄弟欺骗各自的才具支援世人的故事。这个故事的框架,也曾一再被世界各国的官方艺人所欺骗,以前已经说过,这里不再细说。故事的末了说道,末了,七兄弟回到家里,爷爷很高兴,区别为他们起了名字。从老大到老七,学会天龙八部官网充值。名字顺次叫做“汉、白、彝、傣、僾尼、拉祜、佤”。从这个细节猜,这个故事在宣传历程中,恐怕已经被汉族人改编过。不然,就算老大的名字是“汉”,老二的名字也该当是“佤”才对。在纳西族神话中,也有犹如的说法。原书被压到书堆下面了,懒得去翻。但我记得,在那个传说里,纳西人的位置也排在前边,而非末了。这是为什么呢?有一则叫做《人和狮子》的伊索寓言,内中似乎藏着答案。那则寓言说,人和狮子一起赶路时,发掘了一个石雕像,雕琢的是一小我掐死狮子的情景。人说,看,人类多宏大。狮子答复说:“要是我们也懂得若何雕琢,你就会看到人类倒在狮子爪下的雕像。”23:26 05-5-22肖毛3.《泰山传说故事》5月18日薄暮,4元钱买了一本中国官方文艺出版社1981岁首?年月版《泰山传说故事》,两本《儿童文学》,贵了。《泰山传说故事》的封面画着泰山,印得模隐隐糊,也许是雨中的泰山罢;封面下方印着毛笔手书的书名,但看起来没有书法风韵,似乎是用粗美写意写进去的,形体不美,力度更不够。翻到封底,看到这样的字样:“指书:×××”。怪不得呢。有那么几年,宛若耳朵认字,千里传音一样,指书也变成了入时的东西。毛笔不存,书法焉在?那些指书、指画,还有脚书、脚画,都是老莱子玩的花招,愈显其丑结束。由于是地点故事,地域性很强,多半紧紧缠绕着泰山。其中有一篇《何首乌》,跟泰山倒没太大的关连,故事短而有趣:一个姓何的人和儿子分头去山里采药,父亲听到有小孩哭,把他抱进山洞里,然后蓦然昏倒。醒来,发掘手里有块黑地瓜,便吃了一半。自后,儿子在外表喊他,听到父亲在洞里愿意,走进去,看见一个头发黝黑的年老人,就啪啪地揍了他两个耳光,骂他假意自己的老子。经过注解,才知道这个“黑地瓜”的妙用。从此,这东西便叫做“何首乌”。中国有很多中药故事,要是有人把它们搜集到一起,配上药材的插图和功用简介以至药方,肯定比《盘尼西林的故事》颜面。痛惜,至今还没有看到这样的书。那两本《儿童文学》,一是1982年第5期,封面画着小女孩和大白鹅,正是小时候看过的一本。外一本是1983年第6期,到这一年,这份杂志已经没几许颜面,过了1985年,更没什么可看了。这一本,内中有一篇郑渊洁童话。我从来不爱看他的东西,不过,那些杜建国画的插图可真棒。他笔下的猫和老鼠,总是心爱而顽皮奸滑,每根线条都披发着灵气。当然,他画的人物也很有趣,《小通达周游将来》的插图就是证明。内中还有一篇叶君健翻译的戏剧《牧猪人》,为了它,不能不买这期杂志。《牧猪人》的原本是一个童话短篇,收于上译1978年新1版《夜莺》(安徒生童话选集之三)。它讲了一个王子向公主求婚的故事:起初,王子送了两件礼物,但没有感动公主。自后,王子离开王宫,充任了一位牧猪人。一天,王子造出一口会唱歌的锅,公主很想要,蓄意买上去,但王子索要的代价却是公主的十个吻。为了取得那口锅,公主只好让宫女为她“把风”,自己进入王子的屋内,被吻了十次。不久,王子又做出一件好宝贝,公主分外眼红,可这回王子居然索要一百个吻。公主只好愿意了,宫女们仔细地在外表数着,生怕次数多了,让公主吃亏。你知道天龙八部公益服是什么。这时,国王来了,活力地把他们两个撵了进来。离开荒野,公主起初后悔。王子收复了王子的装扮,公主起初喜欢他,王子却圮绝了她,由于她为了玩具,居然可能便宜销售自己的吻。这篇改编的戏剧,视角稍有变化,情节基本不变,但有一个细节被自新了:那就是公主和王子只吻了一回便被国王撵走,王子索要的仅仅是二十个吻,而非一百个。这么改也好,不然,一时间实在难以演完,不是吗?4.十九日所得的九本书5月19日,先用13元买了四本武侠小说:《云海争奇记》(高下),还珠楼主著,中国书店1989岁首?年月版《江湖奇侠传》(高下),平江不肖生著,岳麓书社1986岁首?年月版,1988年2印然后,发掘有人在卖《机器猫》的第44集,固然是大开本的,但我恰巧缺这一册,便把它买了上去。在下一个书摊,看到一本文明艺术出版社1987岁首?年月版的格林小说《奥密的第三者》,1元购得。正准备走,摊主拿出一本《卡蒙斯诗选》,说也是一元钱,问我要不要。我一看,书的背面几页有些霉斑,本不蓄意要,但看译文尚可,插图、装帧都不错,卡蒙斯的诗又对照有数,可能送给一个喜爱南欧文学的友人,便买了上去。当晚,买了两本阿加莎·克里斯蒂的小说:《幕》、《埃奇威尔爵士之死》。5.《江湖奇侠传》中学时,平江不肖生、还珠楼主等人的旧武侠小说起初纷繁出现,日常半价即能取得。可是,那时我的心思多半都花在读古诗文下面,对待武侠小说,除了金、梁、古、温,别的全不在乎。前几天,读了电子版的《江湖奇侠传》片断,才对向恺然的书爆发了有趣。说来也怪,刚一爆发重寻此书的盼望,便在书摊上看到这套岳麓版的《江湖奇侠传》,其时觉得印得字体太小,仅有小五号,读着太累,便没有买。自后想想,似乎除了这套小字本外,再没见过别的印本,才去把它买了回来。封面设计得有些像港版《天龙八部》的封面,内中有几页人物“造像”,平铺直叙。前言内中说,这书是“舒群”点校的,内中还收录了向恺然的夫人和公子所写的追思文章各一篇。不过,我却只找到一篇向恺然写的自传,不知为什么。本以为“舒群”是那位作家的名字,买到此书的次日,在书摊发掘一本岳麓版《蜀山剑侠传》的第一册,那里先容说,此书由几小我整体点校,所谓“舒群”,事实上天龙八部公益服贴吧。只是这几个点校者所用的整体化名。网上有对向恺然的先容,摘抄一点上去:向恺然(1889—1957)湖南平江人,……与日本柔术家、剑术家颇有交往,……列入过反袁运动和大反动,1932年回湖南建立国术锻炼所和国术俱乐部,他的武术实际功底也很浓密,著有《拳术见闻录》……等专著。他的文学生活,起先是在日本留学的时候,……写成……责问小说《留东外史》……。1922年,应世界书局之约,他起初一心处置武侠创作。武侠处女作《江湖奇侠传》一炮打响,一再续写,奠定了他在当代武侠中的位置。他在上海,不喜交游寒暄,和一妾、一狗、一猴栖身在一处很窄的小楼中,每到深夜,便起初动笔,一直写到天亮。用蝇头小楷写在不到一尺的纸上,每行可写一百四五十到一百七八十字,却是笔挺一线,为当代文人中的异景。束缚后,向恺然削发为僧,68岁时因病逝世。不肖生的作品,受湖南民俗影响,写实与神怪相连系,又擅长编故事,因而很有看头。但他往往信手写来,前后娓娓而谈而缺少连接,有组织疏松的过错。向恺然的“自传”,形式更为厚实一些。原来,向恺然生于湘潭,但本籍是平江。他的祖父是伞店老板,家里对照有钱。五岁时,向恺然便起初读书。天龙八部公益服是什么。长大后,他去日本留学,民国三年写了一本攻击自费日本留学生的书《留东外史》,由友人们凑钱助手出版。因他在书里骂了很多人,不敢用真名,故使用了平江不肖生的笔名。以来,向恺然时而执戟,时而卖文。民国二十一年,他“回湖南办国术锻炼所,两次列入全国运动会,湖南皆夺得国术总锦标。”这份自传的末了一段很有意思:“束缚后生活无着,重理笔墨,著《反动野乘》一书。满意。因销数太少,有力继续出版。从去年九月起,每月受领军政委员会津贴食米一市担,家有继配成氏和小女儿六人,不够支持生活。元公1951年2月自传于长沙南门青山祠1号”“元公”,当为“公元”之误。《留东外史》,也是岳麓书社版,两册,小五号字,前几天看见过,不想去买。网上的《江湖奇侠传》电子版并不全,前半部缺了几回,第106回以来的形式,我也只找到一回。或许,由于背面的小说是赵苕狂走肖生所续,价值不大吧。岳麓版的《江湖奇侠传》,倒是160回俱在。赵苕狂这个名字,已经是第二次看见了。前些年,在《浮生六记》还很有数的时候,我曾处处探求这本书。最先买到的是一本甘肃国民1994年版的林语堂序本《浮生六记》;发掘此书不好,自后又买了人文社1980年版的“中国小说史料丛书”之一,俞平伯校点的《浮生六记》;又觉得这小我文社版也不能让我满意,便又买了上古2000年版的金性尧注释本《浮生六记》。这样,足足花了六年的时间,才算修成了“正果”。不过,我有点得失相当,由于《浮生六记》算不上什么太好的东西,颜面的也就那么几节。人文社与上古的《浮生六记》,内中都只收了“四记”,单单甘肃国民1994年版里收了“六记”。为什么呢?这个本子里还收了一篇《浮生六记考》,特地谈了某某从“冷摊”取得全本《浮生六记》的经过。文章写得唾沫星子乱飞,很有煽动性,一读之下,便觉恶感,因而记住了作者的名字:“赵苕狂”。现在想来,这小我该当就是续写《江湖奇侠传》的那一位。金性尧在上古2000年版《浮生六记》的前言里,特别戳了一下林语堂的序,还有赵苕狂的“考”。金老师说,林语堂把《浮生六记》的女配角包装得太入时了,赵苕狂所谓的“全本”,是从“假冷摊”得来的,根蒂不真实。我猜,背面的“二记”,大约就是赵苕狂自己假造进去的。如果是这样,相比看天龙sf各门派120级技能。这小我就更可恨了。6.《云海争奇记》其实,我更想买到《蜀山剑侠传》的全本,看看究竟如何。见这套中国书店1989岁首?年月版的《云海争奇记》高下二册俱在,封面设计又是于绍文,才把它们买下。买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书像盗版,由于全书没有序跋,不印回目,连段落也懒得分(日常是几页一段),下册末页的末了一行居然写着“且看下回领悟”。我知道,李寿民写武侠小说喜欢续来续去,那么,这里所谓的“下回”,约略也许指的是续集吧?回家找出《云海争奇记》的电子版,一加核对,发掘该书共22回,这个中国书店的本子缺了末了3回。它究竟是不是盗版?实在难说。关于李寿民,网上也有先容,摘抄一点:还珠楼主(1902—1961),四川长命人,本名李寿民,原名李善基,束缚后改名李红。1930年前后,天津的《天风报》缺少一个武侠长篇,他在人家鞭策之下,就以《蜀山剑侠传》为篇名,……日寇侵占华北以来,日自己要他合办刊物,他不愿意,结果被抓去关了两个月。出狱以来,生活十分坚苦。抗克制利后,他再次到上海,邪气书局的陆老师劝他不要再涉足政界军界,还是住在上海写稿子,生活想来总是可能支持的。他于是住在上海老渣滓桥北面,一直写到1948年。束缚后,他于1956年在报上写过关于神怪荒谬小说的公然反省。自前任北京市戏曲编导委员会委员,写了一些戏,还写过小说《剧孟》。1959年中风,1961年3月仙游。网上还先容说,李寿民共写过三十六部武侠小说,还有两部历史小说:《岳飞传》(1956,在香港出版)、《杜甫》(1960,从未出版)。这两部小说,也在网高下载了,还没时间看呢。在北岳文艺出版社1991岁首?年月版的《悲哀的玩具——贾植芳作品选》一书中,有一篇《记还珠楼主——李寿民老师》,对李寿民举办了活龙活现的描写,是一篇卓殊有意思的怀人文章。该文原载988年6月24日《文汇报》,后又并入上海远东出版社1995岁首?年月版的《狱里狱外》,文字稍有改动。贾植芳在这篇文章里说,他是在抗战后才知道还珠楼主的台甫的,由于其时的上海戏院里演的是根据《蜀山剑侠传》改编的戏、书摊上卖的也都是他的武侠小说。1950年,贾老师离开苏州,见书店老板先容,认识李寿民,才知道了他的真名。李寿民的妻子是一位银行老板的女儿,喜欢读他的武侠小说,所以不顾家人反驳,嫁给了李寿民,还带来了一位女西崽。李寿民常日喜欢抽鸦片,每天抽足鸦片后,便闭着眼睛口述武侠小说,雇人笔录后,由他过目,邮寄给书店付排,等到小说终篇,书店便将其装订出售。相比看剑侠仙迹吧。一天,李寿民离开贾植芳家里,说民警来他家查户口时,听见女佣喊:“老爷,开饭了!”即刻感到疑心,问他为什么自称“老爷”,还要他次日“来派出所交待历史问题”。1951年,贾植芳在上海又一次见到李寿民,请他喝酒,那时,李心思消沉,居然喝哭了。贾老师还说,李寿民写得一手好字,也曾给他的妻子写过条幅,自后流失了。李红这个名字,是李寿民在六十年代初改的。7.《卡蒙斯诗选》这本《卡蒙斯诗选》整体设计很不错。一幅衬图,超过封面、封底,其实天龙八部公益服是什么。两边余出一道蓝色的空白,用金字写着书名,封面为中文,封底为葡萄牙文。注释为中葡语对照本,书中有几幅精美的线描插图,人物表情卓殊优美,插图不计页数。译者是张维民等三人,1981年由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、葡萄牙古本江基金会联合出版,但书后没标定价。这个“古本江基金会”,自后也曾与中国社科院出版过一套质量很高的“葡萄牙文学丛书”,这本《卡蒙斯诗选》不知算不算其一。澳门文明属还曾与花山文艺出版过一套“葡语文学丛书”,也收了一些好的译文。《卡蒙斯诗选》里有一篇陈光孚撰写的绪论,对作者举办了周到的先容。从这篇绪论看,卡蒙斯的生平险些像一个传奇,这里简单转述一下。卡蒙斯(1524?-1580),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代表作家,创作过多量牧歌、颂歌、挽歌,擅长写十四行诗。他的晚期诗歌以爱情诗为主,一局部是抨击王室的。他还写过《宴会仆人》等三个剧本,死后宣布,对葡萄牙戏剧爆发了必然影响。他的代表作是史诗《卢济塔尼亚之歌》,共十章,近九千行,效法古希腊罗马史诗,以航海家伽马远航印度为主线,交叉希腊神话而成。《卢济塔尼亚之歌》的写作和出版时间,比《唐吉诃德》早了30多年,对塞万提斯和维加的创作都爆发了影响。卡蒙斯降生于一个小贵族家庭,父亲早亡,由母亲扶养大。1543年,卡蒙斯大学毕业,起初做贵族的家庭教员。这时代,他写了多量的抒情诗,后因与王后的侍女恋爱,被赶出宫廷,四处漂流,只好从军。一次,在非洲作战时吃亏了右眼。1551年,他回到里斯本。次年,他与一个宫廷官吏决斗,刺伤对方,被关进监狱,1553年遇赦,离开印度,准备创作史诗《卢济塔尼亚之歌》。在那里,他得罪了一位葡萄牙贵族,无处容身,又离开马六甲。他还在澳门住过两年,完成了这部史诗的一局部。1570年,他准备回里斯本去。途中,有人在莫桑比克见过他。末了,他终于把《卢济塔尼亚之歌》带回祖国,1572出版,获得好评。葡萄牙王室为此颁发了他一笔大额年金,但他没有按期领到,最终穷困坎坷而死。这本薄薄的《卡蒙斯诗选》,共收录了五七音节诗、短歌、格言诗14首,十四行诗12首,还有《卢济塔尼亚之歌》的节选。译文很通畅,绝无艰涩之病,但用词缺少脾气,故译文有时则难免于流俗。即使如此,译文多半很有滋味,越发是那些爱情诗。诗人的炽烈感情,妄诞的创作手法,一落千丈的感情,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日常来说,诗歌最忌讳的就是“直白”,可是,卡蒙斯有时竟能以“直白”取胜。如这一首《我的心灵和我的一切》:我的心灵和我的一切我都愿你拿去,只求你给我留下一双眼睛,让我能看到你。在我的身上没有不曾被你征服的东西。你夺去了它的生命,也就将它的死亡携去,如果我还需吃亏什么,我不知道这个。但愿你将我带去,只求你给我留下一双眼睛,让我能看到你。有时,卡蒙斯又以新鲜的比喻取胜,如这首《我用一支弹弓》:我用一支弹弓,弹出我的眼光眼神,射向一扇小窗。一个诱人的女郎,眼光眼神放在手上,用力向我投来,击中了我的心房。我又拉开弹弓,放上我的眼光眼神,“喀嚓”一声响,翻开了她的小窗。索洛乌欣在《手掌上的小石子》内中说:“诗也该当有腾飞前的滑跑这一步。滑到某一点上才能自在飞行,飞舞蓝天。滑跑靠的是确凿具体的细节,是昭着可见的形象。升上地面、飞向蓝天的则是笼统明净的思想的翅膀。有时腾飞前的滑跑要损耗一首诗三分之一的篇幅,有时要占一半,有时(这种情形)家常便饭,一首诗永远无法腾飞。可是也有这种精美的例子:诗写到第二行就已腾飞。”很多唐诗,都在第二行或者第三行“就已腾飞”了。卡蒙斯的情诗,有时也能作到这一点,如这首《每当埃莲娜的眼光眼神离开草原》:每当埃莲娜的眼光眼神离开草原,便会爆发种种灾难。绿色的牧场,成群的牛羊,这诱人的现象都归功于埃莲娜的眼光眼神。风儿变得安谧,花儿争艳关闭,全凭她那一对眼光眼神。它能使山花烂漫,它能使清泉通畅;它既然能使山河锦绣,又会使人生怎样?它能使生命屏息,就象一束束草儿,在她的眼光眼神下枯黄。有数的心灵,成了她娇媚的俘虏;她的每一跟睫毛,都撩乱着人们的心房。爱神也为她拜倒,跪拜在她的脚下,对她的眼光眼神无穷憧憬。由于《卢济塔尼亚之歌》是选译,感受对照碎。其中,第十章里的这几句我对照喜欢,卡蒙斯的“倔犟”,由此可见:不,我不愿再歌唱,缪斯女神。我的里拉已经平衡,歌喉已经嘶喑;决不是由于我唱歌太多,只由于听歌人袒自在,并非知音。对照一下。这是刘长卿的《听弹琴》:泠泠七弦上,静听松风寒。古调虽自爱,古人多不弹。这是孟浩然的《夏日南亭怀辛大》:……欲取鸣琴弹,恨无知音赏。感此怀故人,又觉得这个人文社版也不能让我满意。终宵劳意向。谁说人类的感情不是相通的呢?痛惜,我并不懂得诗。但我那位友人却是诗的知音,我自信,他会喜欢它的。独一缺憾的是,把这书买回家后,才发掘背面几页的霉斑很多,封底也缺了一角。为了不影响友人的阅读心情,我先把书粘补好,再把大的霉斑通盘剪去,用白纸逐一贴好,足足粘了一个多小时,看起来才好一些。13:09 05-5-23肖毛8.三本通而不俗的英国小说《奥密的第三者》是文明艺术出版社的“外国当代中篇小说丛书”之一。这套书都是小开本,封面设计不算顶坏(就是说,比现在的大都封面设计要好些),每册似乎都惟有100多页,不知一共有几许种,以前只买过一种。这套书的用纸和印刷较差,经常有字迹渗出到下一页的状况,卓殊可恨。这本《奥密的第三者》更差,有几页,纸张居然是拼进去的,由大半张白纸和小半张白纸拼接而成。自买书以来,还是初次看到这么奇异的书页呢。这是格雷厄姆·格林的一本平凡小说。据作者自序,导演让他写一部剧本,他以为该当先写小说。经过与导演频频接头后,格林写出了这本带有电影角本特性的小说,名为TheThirdMa grearound(第三小我),这个中译本把它改成了一个对照平凡的名字。译者说,这部电影是五十年代拍成的,1984年曾在中国上映。如果谁能把平凡小说写成格林、勒卡雷、安·赖斯、阿·克里斯蒂等的名作那样,还能称之为“平凡小说”吗?至于玛丽·雪莱、凡尔纳、斯蒂文森、爱伦坡等人的佳作,那就更不消说;就连《汉尼拔》(绝非《寂然的羔羊》)、《油漆的房子》(格里森姆)等等,也不该被当成日常的平凡小说,那也太痛惜了。对比一下天龙八部手游。纯朴的“阳春白雪”,凡间难过几回闻;纯朴的“阳春白雪”,地上也很特别。所以,在写作和阅读时,必然要关闭加关闭,宽宏加宽宏才好。不过,说归说,我却远远做不到这一点,实在狭窄得很。比方,我既打不开奥密的《三重门》,又踏不上甜美的《文明苦旅》,也不愿意跟《哈利·波特》一起聊天。阿加莎·克里斯蒂的小说,起先曾在我所厌恶之列。以前,我更愿意去读“福尔摩斯”,克里斯蒂的小说,只爱一个《孤岛奇案》。我记得,《孤岛奇案》里有一个奥密的印第安(?)歌谣:“十个印第安小男孩…………”达明一派唱过一首歌,叫做《十个救火的少年》,歌词约略也许就是由这首歌谣改编而成的。看着天龙八部怎么改视角。自后,“福尔摩斯”读厌了,再也不想去看。等到“发掘”了爱伦坡,才知道什么叫强中更有强中手。坡的功夫,惟有风清扬可比。这时,对柯南道尔更不在乎了。想不到,对克里斯蒂却又有了全新的认识。中学毕业后,买过一本她的原文本小说《谋杀并不难》,内中连一点注释都没有。一气之下,决意自己翻译。那是我第一次翻译整本书玩,难度不问可知。但我很侥幸,由于克里斯蒂的语言对照平易,也不爱玩技俩,我只用了半个月便译进去了。这本书没几许意思,但作者的叙事功夫却让我爆发了热情感。以来,起初“抽样”置备克里斯蒂的小说。5月19日买的是这两本:《幕》,陈亦君等译,河北国民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《埃奇威尔爵士之死》,绍逸、杨志达译,云南国民出版社1981岁首?年月版《幕》是克里斯蒂的末了一部作品,在这里,她把波洛“杀死”了。小说中,波洛发掘了一个杀人狂,但凭着法律又无法将其定罪。末了,波洛亲手杀死这个罪犯,然后自尽,留下一封长信,注解一切。柯南道尔也曾把福尔摩斯“杀死”,却又自愿让他“回生”。比起来,还是克里斯蒂更为“冷酷”。《埃奇威尔爵士之死》是一部厚厚的克里斯蒂侦探小说集,支出两个中篇,八个短篇,都是她晚期创作的推理作品。这样的书,对照少见。9.《被玷污的雪》5月21日,13元购得以下三书:《西方慢车谋杀案》(外国影片研究丛书),[英]阿·克里斯蒂著,陈尧光等译,中国电影出版社1979岁首?年月版《被玷污的雪》,[法]亨利·特洛亚著,李清安译,云南国民出版社1983岁首?年月版《华君武漫画选》(1955至1982年),Chinese saroundire a grearoundd humour Selected cform of artoons ofHuaJunWu(1955~1982),英译者:W.J.F.Jenner(詹纳尔),新世界出版社1984岁首?年月版,1986年2印上次买书时,就看到这本双语版(BilinguingEdit)的《华君武漫画选》,要价15元,觉得太贵。自后,心里永远想着它。21日又去,准备最多花8元钱把它买下。没想到,天龙sf各门派120级技能。这次的要价就是8元,也不许我讨价。《西方慢车谋杀案》包括小说和剧本,还有一点剧照。后记先容说,克里斯蒂原名阿加莎·玛丽,克拉丽萨·米勒,1920年起初创作,共写了60多部侦探小说,14部剧本,19卷短篇侦探小说集,还写了6部以玛丽·韦斯特考特为笔名的非侦探小说。她的处女作中就有波洛的形象。《被玷污的雪》,包括一个长篇《建筑师》,一个中篇《被玷污的雪》,《绿皮小本》等6个短篇。译者前言说,亨利·特洛亚是俄国人,1911年10月反动后流亡法国。1935年出版中篇《流亡的日子》时,出版社让他改用法国名字,于是,他胡乱拼凑出“亨利·特洛亚”这个名字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法国《快报》周刊根据读者的几许开列了一份受读者喜爱的法国作家名单,排在第一的是巴尔扎克,亨利·特洛亚位居第二。《建筑师》原名《格林博克》,写的是法国建筑师格林博克为彼得大帝造圣彼得堡,却遭到同行的嫉恨和侮辱,末了流离失所的故事。书里的六个短篇,各有特性。其中的《假大理石》特别有“当代味”,小说大意是:莫里斯五岁时,父亲送给他一盒水彩画颜料作诞辰礼物。莫里斯即刻用水彩在白纸上画出大理石的花纹,画得跟真的一样。自后,他有空就去画大理石花纹,别的都不去管。父亲卓殊牵记,不准他继续画,让他把心思用在读书上,莫里斯因而变得性格孤介。成人后,他娶了一位公司董事的女儿,但他并不爱她。父亲死后,莫里斯接收了父亲开的公司。一天,因妻子把地板用蜡打得太滑,莫里斯跌了一跤。他站起来,正想责骂,蓦然看到了壁炉上的大理石板,以为它的花纹不美,自己可能给它再画一下。次日,他买来颜料,起初作画,心情也好起来。妻子以为,这回两人的关连可能改善,但莫里斯却沉醉到画大理石的世界中去了,把每天的专业时间通盘用在画大理石上。垂垂地,家里的壁炉、楼梯、桌子、墙壁、地板等等,都被他画上了大理石花纹。一天,两个受雇来安排家具的人,事实上天龙sf怎么选。费了好鼎力大举气,才搬起一张被莫里斯画过的小桌子。有六把木制的镀金小椅子,就由于被画上了青石花纹,几个杂工挪了几步,便“气喘吁吁地瘫倒在地,一个劲地要酒喝。”莫里斯卓殊高兴,当场把几个杂工挨个拥抱了一番。自后,莫里斯实在没什么可画,只好去画鸡蛋。一天早晨,他脱光衣服,起初往身体上画。他先画身体的其他局部,画到眼皮时,感到血液发冷,胳膊发麻,这才起初后悔。他想用松节油去擦,四肢却没有了力气,心脏转刹时就停滞跳动。等到妻子来喊他睡觉,只看见一尊圆满的绿色大理石裸体像。末了,她把这石像赠给了莫里斯所在的公司,摆在议事大厅里,又花钱雇人雕琢了一片树叶,安在雕像身上……这本新世界出版社1984年版的《华君武漫画选》,收录了华老师1955至1982年创作的局部漫画作品。1991年,本日中国出版社(约略也许就是新世界出版社,由于两者的地址相同)出版了它的第二集,收录的是1983至1989年的作品。两本书的封面设计者都是李玉鸿,这从封面品格上可能看得进去。与日常的双语版漫画集不同,这些漫画的下面多半印着华老师自己写的评语,画里的英文也是他自己用毛笔写的,字的品格与他的漫画一样,很有意思。在绪论中,华老师这样说:“我为这本漫画会集大大都的作品,加写了评语,……我还用毛笔写了漫画上的英文字,读者可能会感受这些英文字带有中国书法的滋味。”这些漫画的英译者叫W.J.F.Jenner,该当是一位外国人。由于他不理解有些字词的真正含义,无法准确地翻译进去。比方,华老师有一幅1959年创作的《蜗牛像赞》,取笑那些步履拙笨,或者办事效率低,或者畅快不愿为群众办事的人(或者部门)。画上的题词是:“慢慢悠悠,磨磨蹭蹭,安步当车,成群结队。”Jenner将它翻译为:In praise of thesnailcrawling:tarryingdillying:dgood friendingI inch in step within myownstingestedly p_ design:a grearoundd Iwim the onlyrunnerin the r_ design.这里,“像赞”不该被译成“praise”,“成群结队”的意思也不是“onlyrunner”,要是中国人来译,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曲解。有时,为了让外国读者明白,Jenner还对原文加了一点补充。有时,Jenner又略微改写了一下,改得还挺好玩。比方,华老师1982年创作了《煞风景》系列漫画之二《欲与遗迹试比高》,画内中,人们在古塔当中征战了远比古塔还高的楼群。画外的先容文字是:“中国进展旅游事业中,一些笨伯干的德政。”Jenner的译文是:Competing for heightwith historic monumentsPeople haudio-videoe done somestupid things in the course of developing tourism in China.标题问题译得不错,这句英文先容,中文大意是:“在中国开发旅游事业的历程中,人们干了一些蠢事。”这里,译者绕过了“笨伯”、“德政”这样难以为外国人理解的词句,将其意译为“somestupid things”,固然牺牲了原文中的取笑意味,大意却差不几许。10.友人赠书十一册这几天,陆续收到全国各地友人的赠书11册,实在谢谢加汗下。书的名字区别是:《百喻经故事》,雪峰述,国民文学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(17日收,来自广东)《阿伽门农王》,[古希腊]埃斯库罗斯著,叶君健译,漓江出版社1984岁首?年月版(18日收,来自甘肃)《哈谢克小说小品选》,水宁尼译,外国文学出版社1984岁首?年月版(21日收,来自河南)《阿丽思周游奇境记》《走到镜子里》,赵元任译,商务印书馆2002岁首?年月版(21日收,相比看战魂殇。来自上海)《罗摩衍那一·童年篇》,[印]蚁垤著,季羡林译,国民文学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《罗摩衍那六·战争篇上》,[印]蚁垤著,季羡林译,国民文学出版社1984岁首?年月版《明希豪森奇游记》,[德]埃·拉斯伯原著,[西德]埃·戴·蒙德改编,刘浩译,少年儿童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《中诗英译比录》,吕叔湘编著,上国外国教育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《快乐王子》(世界少年典范文学丛书),[英]王尔德著,巴金译,大众文艺出版社2002岁首?年月版《西顿野生植物故事集》,[加]西顿著,蒲隆译,译林出版社2001岁首?年月版,2003年2印(以上六册22日收,来自宁夏)每位友人都让我感动,这里就不逐一道明了,请让我一起向你们说一句:“谢谢!”11.《百喻经故事》有黄永玉插图的《雪峰寓言》,是我一直在探求的书。固然永远未能取得,但友人所赠的这本《百喻经故事》,也足以存候快慰我的一点相思之苦。我发掘,封面上写的不是某某译或者改写,而是“雪峰述”。翻到形式简介,才了解了一些“黑幕”。原来,此书1948年完稿,作者“将其中违犯时代元气?心灵的地点作了些篡改,删去每则故事背面叙述佛理的局部”,1949年由上海作家书屋初版。书中还有一篇魏金枝的旧序,也给了犹如的注解。在后记中,作者自己又说这些文字并非译文,而是他的“重述”,有些细节都被他自新了。然后起初翻看这些“重述”,发掘原译文都被改得对照“当代”,宗教的气氛已经大大淡化,这是很好的尝试。有些故事,细节描写被改编成对话,还加了一些作者的自在发挥。有的故事改动较大,思想以至已经与原译文相同了,比方第四十三篇《用大石头磨成小石猴》:有一小我,为了表示自己的勤劳和悉力,就特别把一块一尺见方的大石头,经过了好几年的功夫,磨成了一个半寸长的大石头,以作玩具,磨告捷的一天还开心性说:“我一天都没有停过,这种元气?心灵总算不错罢!”不过,他的勤劳固然是真的,却没有人能够赞赏他这种样子的勤苦。这个故事,原译作《磨大石喻》,译文如下:比方有人,磨一大石,勤加功力,经由过程日月,作小戏牛。用功既重,所期甚轻。世间之人,亦复如是。磨大石者,喻于学问,精勤劳苦;作小牛者,喻于名闻,互相是非。夫为学者,研思精微,博通多识,宜应推行,远求胜果。方求信誉,[忄乔]慢贡高,增加过患。这个故事,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那个老太太用铁杵磨针一事来安慰李白的故事。《百喻经》既是永明十年(492年)译出,我们中国的“铁杵故事”,大约便是根据它而改编的。幸亏故事中的老太太遇到的是李白,要是换了韦小宝,管保跑到商店去买一大包针回来,拿给那个老太太看。1962年,华君武老师便根据这个故事,创作了一幅题为《买针》的四格漫画。在漫画说明中,华老师写道:“但是有的读者说既然可能买针,何必费那么大的力气去磨铁杵呢?”《百喻经故事》的版式设计得也好,每则故事背面,都有一幅秀美的尾花。友人说,它们似乎出自古干的手笔,我看也很像呢。12.《阿伽门农王》与《哈谢克小说小品选》这本《阿伽门农王》,就是我一直在找的漓江本,一位友人听说,便将其邮寄给我。这本书的装帧、版式、插图都很好,编的也很尽心,前有贺祥麟老师的《译本序》,后有译者写的《重读译文后记》,后面还收录了两篇译者1943年著译的《希腊喜剧与埃斯库罗斯》、《阿伽门农王故事大意》,臆想原收于初版本。《译本序》中先容说,此书在1946年由文明生活出版社初版。叶老师在《重读译文后记》(大局部形式与1981年第11期《读书》所刊《重读<亚格曼农王>译文后记》基本相同)中说,在这个新版中,人名地名全被贺老师同一为通用译名。
《哈谢克小说小品选》本是一位友人的爱书,他却将其转赠于我,令我很是不安。哈谢克共创作过一千多个短篇,该书收录了58篇。其中有两篇以儿童为配角的,一是《穷儿汤》,一是《小米拉和我的一次言语》。前者译文太着陈迹,写得也对照直白,人文社1997年版的《献给孩子们——外国名作家为孩子们写的作品》一书里选了它。其实,《小米拉和我的一次言语》才更有意思,内中写了一个不停用“为什么”逼得小孩儿铤而走险的孩子,全文大局部由灵动的对话组成。别的诸篇,相比看天龙sf在哪里直播。多是对社会和政治制度的取笑作品,它们的取笑结果,可能用“狠”和“透”来描画。中国不特别缺少好的取笑漫画,好的取笑短篇小说却对照有数,要是那些取笑小说作家们能多向哈谢克取取经,那有多好。书的封面是于绍文设计,品格与印象中的不同。书的扉页上贴着一张图书馆标签,下面写着:“敬服书籍,请勿撕去”。读完这句话,即刻将这张标签撕去,扔掉了。13.新版“阿丽思”我一直买不到赵元任译的“阿丽思”,友人在网上查到,此书有商务新版,便为我买了一套。译文向来不长,由于可能联想的缘故原由,它被分红了两册,第二部的名字也被改作《走到镜子里》。前言中先容,在1931年时,商务就蓄意出版第二部的译文,但“清样被日寇的炮火焚毁”了。以来,译者“屡经改译”,1968年终于在美国出版。可恨的日本鬼子,整整让这本书的初版推延了37年。书里收了很多新画的大插图,口舌、黑色的都有,结果如何,看看封面就可能知道。收到这两本书的那一天,即刻从网上找了一些国外的“阿丽思”封面,还有精巧无双的原版插图,将它们通盘下载,又在网上贴了一些,心里才觉得舒坦些。书的版式很厌恶,一会儿把注释印成扇面状,一会儿又印成菱形或圆形,还有一些令我怒气鼓鼓的怪样子容貌,还不如把每个字标上序号,做成卡片状,发到读者手里,把它们稀里哗啦地倒进去,自己在桌子上组合呢,最少还能俭省一些纸张。书中只收录了一篇译者序,没有译者撰写的《凡例》和《特别词汇对照表》。书中附收的局部原版插图短小而黑,有如宋江。幸亏,译文还是赵译。手中有一本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《阿丽思周游奇境记附:阿丽思周游镜中世界》(英汉对照)的扫描版,用它对照了一下,感受所作的改动不是特别多。在商务的英汉对照本中,有很多注释。这个新版把注释通盘删除,似乎并不适应。比方,在第一部的第一章里,有这样一处:“但是你想我不是得要问他们贵国的名字叫什么吗?泼里寺、麻达姆……”在英汉对照本中,注释写的是:“泼里寺、麻达姆,英语Pleautomotive service engineers:Mawifeel的音译,意为‘夫人,请问您……’,此处是蓄谋音译以体现阿丽思的口吻。”如果没有注释,又看不到原文,读者恐怕很难知道“泼里寺”的含义。在英汉对照本中,第一部中,有这样一句:……正在那里很殷切地问她“你来,黛那,通告我老真话:你事实也曾吃过蝙蝠子没有?”正说着那时间蓦然地扑通!扑通!她身子一掉?掉在一大堆树枝子和干叶子上,这一跤就此跌完了。在新版中:“通告”被印成“告愬”,“扑通!扑通!”变成了“喷吞!喷吞!”。“她身子一掉”的背面,跟的照旧是问号,其实,这里该当是逗号才对。在第一部第二章中,阿丽思曾蓄意这样给鞋子写信:……阿丽思的右脚查收(阿丽思顺致爱的问候)在新版中,末一句变成了“带阿丽思的爱情”,不知这是若何回事。在第二部第七章中,有这样一句:“写到‘女’字他问阿丽思说,“女’字是拼讷衣乌是不是啊?”在新版中,背面被写作:“‘女’字是拼n-i-u-u是不是啊?”就算为了小读者的阅读简单,必然要把“讷衣乌”改写遵从拼音字母的发音改写,也该当写成“n-i-u”才对,为什么多印一个字母呢?此外,天龙八部公益服是什么。译序中提到的ArtemuaWard,精确拼法该当是Artemus Ward,即美国诙谐作家Browne CharlesFarrar(1834~1867)的笔名。在新版中,商务照旧将“Artemus”写作“Artemua”。或许,它的初版本就是这样印的,但也不能一直周旋到现在还不改吧?14.罗摩衍那与吹法螺大王自从几年前买到一本季羡林老师译的《罗摩衍那》第二册后,一直希望有把它们凑全的机遇。痛惜,自后再也遇不到了。一位宁夏友人却陆续为我买到了它的第五册,还有第一册,第六册(上),。我求之不得的人文社旧版《亚瑟王之死》,也是他所赠送;我那套16卷本的《安徒生童话选集》,也是在他的鼎力大举赞助下才得以配全。而他所必要的书,至今我却只买到几种。曾有人说我的书运好,我却觉得,他的书运要远远地好过我的。真希望能跟他多沾一点光,早日买到他所必要的书。这本《明希豪森奇游记》,是“吹法螺大王”的另一个译本。我本偶然多买它的各种译本,但是,每看到一种,总是不忍放过,由于实在太喜欢这个“吹法螺大王”的故事了。此刻,已经取得的各种“吹法螺大王”有(重印本不算):1.《吹法螺大王历险记》,拉斯别著,吴彤据俄译本转译,天津平凡出版社1956岁首?年月版,新蕾出版社1979年12月新1版,定价0.29元(2003年3月2日购)2.《明希豪森奇游记》,[德]埃·拉斯伯原著,[西德]埃·戴·蒙德改编,刘浩译,少年儿童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,定价0.35元3.《吹法螺男爵历险记》,王克澄译,收于上海译文出版社1982岁首?年月版《O侯爵夫人》,定价1.75元(2003年12月30日购)4.《吹法螺大王历险记》(君子书),阿达、陈年喜画,国民美术出版社1984年5月初版,定价0.17元(2003年11月17日购)5.《吹法螺大王历险记》,毕尔格等著,曹乃云等译,译林出版社2004年第2版1印,定价16元(2004年3月4日购)《明希豪森奇游记》的封面是“吹法螺大王”骑炮弹的“写真”,固然采自多雷的画,但被改得具有一种中东情调,书里的多雷插图印得很明了,采自苏联1955年的译本。译文属于“重述”,形式与《吹法螺男爵历险记》大致相同。吴彤据俄译本转译的《吹法螺大王历险记》最短,译林新版的形式最全。《明希豪森奇游记》的后记中先容,译文也曾参考李俍民译《敏豪生奇游记》,王汶译《吹法螺大王历险记》,那么,这两种译本该当出版在1980年之前,痛惜都没有见过。阿达、陈年喜画的君子书中提到,它是根据《孟豪森奇遇记》改编的。那么,在1984年之前,约略也许还有过一种“吹法螺大王”的译本。15.《中诗英译比录》上国外国教育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的《中诗英译比录》,是一本很有意思的书。书中先容说,它是吕叔湘老师在三十多年前编著的。书前有一篇吕老师撰写的长序,作于1947年,该书约略也许就是在那岁首?年月版的吧。吕老师说,为了翻译教学的必要,网络了一些外国人翻译的中国古诗(还有一些是杨宪益夫妇所译),共有207首英译,附原诗59首(有些属于一诗多译)。在绪论里,吕老师对这些翻译的得失举办了卓殊有趣的分析。这里挑几处好玩的,转述一下。韩愈《山石》诗云:“僧言古壁佛画好,以火来照所见稀”。有人将它翻译成“And he ushered a lightweight a grearounddshowed me:a grearoundd I cevery tiny bisexualt ofed themwonderful.”吕老师的评价是:“以‘特别’为‘希奇’,此为最简单的曲解字义之例。”陈迩东老师在《韩愈诗选》(人文社1984岁首?年月版)的绪论中曾说:“出名的《山石》诗中写得更有趣:‘僧言古壁佛画好’,下句似乎该是把这壁画赞美一通了,不料却是‘以火来照所见稀’;‘铺床拂席置羹饭’,似乎该是精美的素馔了,结果却是‘疏粝亦足饱我饥’。接连两联,都是下一句间接否认了上一句。这种‘无有’之美,‘否认式’之美,更是韩诗的开创。”可是,那位翻译此诗的老外,却硬要逼着韩愈夸那些壁画“好极了”(wonderful),真有意思。“却看妻子愁何在?漫卷诗书喜欲狂”,被一个外国人译成:“Where is my wife?Wherecould wind up being my sons?Yet crarizonaily sure offinding them:I phvack my reference guidebooks a grearoundd poems.”吕老师说:“读之解颐。杜公虽‘欲狂’,何至愁及妻子之着落?且‘却看’之为何?”把这几句英译的大意译成搞笑版,就是:“我的太太在哪儿?我的儿子在哪儿?真想找到他们娘儿几个,急得我直抓狂,连《圣经》和《诗经》都没心思去读。”“新人虽言好”,被一个外国人译成:“Although her tingk isclever”,“反译”成搞笑版,就是:“哼!就算她说的比唱的还悦耳……”读完吕老师的序文,忍不住去读背面的原诗和各种译文。自己发掘了一些有趣的译文。在《诗经·国风·齐风》里,有一篇《鸡鸣》:鸡既鸣矣,朝既盈矣。匪鸡则鸣,苍蝇之声。西方明矣,朝既昌矣。匪西方则明,月出之光。虫飞薨薨,甘与子同梦。会且归矣,无庶予子憎。Jfeeles Legge将其译为:The cock has crowed;The court is full.But it was not the cocktharound was crowing;--It wthe sound of theyellowish flies.……Let them not hingested leveling bothme a grearoundd tharound mea grearounds you.头两行看来还差不多,第三行却很奇异。为什么要把“苍蝇”翻译成“yellowishflies”呢?一只蓝苍蝇都已经很有数了,几只(译文用的是单数)就更稀罕了。对着原文看了半天,终于顿开名。我想,那个老外是这样想的:A 苍蝇=苍+蝇B 苍者,天龙八部公益服是什么。青也。青者,蓝也。蓝者,yellowish是也。故“苍”=“Blue”C 蝇者,fly是也。一只fly的气力不够,抵不上cock的声响,故应取其单数也。D 苍蝇=yellowish flies背面的译诗,看起来又没什么问题,就不抄了。可是,看到末了一句译文时,我又奇异了。为什么说“不要让他们怨恨(hingested)你和我(leveling bothme a grearounddyou)”呢?下班早退,明明是那位老师的事,难道美意的太太也要连坐不成?我又对着原文想了半天,才知道了缘故原由。那个老外对“无庶予子憎”必然是这样理解的:A 无=not。因该字在后面,可视为祈使句,加上英文中必不可少的主语,就是Let them not。B 庶,含义不明,略过为妙。C 予者,我也,可译为me。D 子者,你也,可译为you。E 憎=hingested于是乎,这位不幸的太太便连坐了。其实,“无庶”是“庶无”的倒装。“庶”,意为“庶几”。我不知道天龙八部变态版。“予”,在这里通“与”,是给、被的意思。程俊英老师将“无庶予子憎”译作“别招人厌说短长”,这才是诗的本意呢。有趣的是,另外两位译者,也没有把“无庶予子憎”翻译对。一个说“They will go.On us will their hingestedfevery tiny bisexualt of.”,畅快把“予子”二子简写成“我们”(us)。另一个更逗,是这样写的:The llistingy:Quick!Go home!Lest I haudio-videoe cause tohingested you!大意是:这位女士说:快!回家去!以免惹闹了我,瞧你不起!《陌上桑》的开头,提到了“秦氏楼”。有一个外国人把它译成“她妈妈的家”(her motherwishouse)。怎能把“秦氏”理解成“亲妈”呢?我永远想不通。罗敷都已经出嫁了,还住亲妈的房子,难过女婿是入赘的不成?另一位译者还好,把“秦氏楼”翻译成“thehigh chdesigners of the house of Chwiin”,,固然把房子变得对照奢华,但总算没提罗敷的妈妈。由于我英文太差,又没时间细看,自后只赏玩了一些有趣的译名,兹摘抄并试译如下(括号中是我的译文):鸡鸣——A wifewisduties(妻子的职责)关雎——The Pure-Heform of arted gril(真挚的女孩)摽有梅——Why donwit the ma grearound propose(为什么男人不来求婚)正人于役——Our good ma grearoundwis awawi(我的丈夫去了)国殇——For those fevery tiny bisexualt ofen fortheir country (献给那些为祖国就义者)十五从军征——The old soldierwisreturn(老兵归来)上山采蘼芜——Estimarounding thevingue of a wife(对一位妻子的评价)——Old a grearoundd new (新与旧)陌上桑——The LlistingyLo-Fu(罗敷女士)短歌行——On the dearoundh of hisfaroundher(在他父亲仙游的时候)归园田居——Returning to myfarm a grearoundd shoulder (回归我的农场)月下独酌—— WeThree(我们仨)——Lastwords(临终遗言)石壕吏——The pressga grearoundg(征兵队)The recruitingsergeish(征兵的警官)江楼有感(独上江楼思寂然)——Where could solutionhey?(他们到哪儿去了?)长干行 A soldierwis wife toher husgroup of musicia grearounds(一位军嫂说给丈夫的话)其中,最奥密的是《江楼有感》的译名。最好玩的是《月下独酌》的两个译名:“我们仨”,说明李白喝高了;“临终遗言”,说明这是李白写完这首诗就蓄意自尽。最感人的是《摽有梅》的译名,最让人心碎的是《正人于役》的译名。最洋气的是《陌上桑》的译名。最诙谐的是《石壕吏》的两个译名。16.《快乐王子》《快乐王子》的译本,我已经有好几种了。与以前各种本子相比,这个本子多收了几行巴金1981年写的后记。在这里,译者提到,译文曾在1978到1980校阅过一遍。其中的“打鱼人”一篇是在1981年的病中校完的。此前,译者还曾在1955年订正过一次。这篇译者1981年写的新后记究竟出自何书呢?现在还不得而知。“打鱼人”这篇,在《快乐王子》的1955年版里还写作《渔人和他的灵魂》,自后却变成了《打鱼人和他的灵魂》,真痛惜。20:5905-5-23肖毛附年5月17~21日所购图书13册及友人赠书11册2005年5月17日,实付2元1.《云南民族官方故事选》(上册),《云南群众文艺》编辑部1979年10月编,每册工本费1.1?元2005年5月18日,实付4元2.《泰山传说故事》,中国官方文艺出版社1981岁首?年月版,封面设计:金旭,定价0.75元,2元购3.《儿童文学》(1982年第5期),定价0.3元,1元购4.《儿童文学》(1983年第6期),定价0.3元,1元购2005年5月19日,实付21元2~3.《云海争奇记》(高下),还珠楼主著,中国书店1989岁首?年月版,封面设计:于绍文,定价13元,6元购4~5.《江湖奇侠传》(高下),平江不肖生著,岳麓书社1986岁首?年月版,1988年2印,定价(上)3.95元,(下)3.85元,7元购6.《机器猫》(第44集),吉林美术出版社1999岁首?年月版,2005年16印,定价5.95元,2元购7.《卡蒙斯诗选》(中葡文对照),张维民等三人译,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、葡萄牙古本江基金会联合出版(1981年),封面设计:余秉楠,赵瑞椿等插图,1元购8.《奥密的第三者》(外国当代中篇小说丛书),[英]格雷厄姆·格林著,姜姜等译,文明艺术出版社1987岁首?年月版,封面设计:李士伋,定价0.92元,1元购9.《幕》,[英]阿·克里斯蒂著,陈亦君等译,河北国民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,封面设计:李冀生,定价0.6元,2元购10.《埃奇威尔爵士之死》,[英]阿·克里斯蒂著,绍逸、杨志达译,云南国民出版社1981岁首?年月版,定价1.25元,2元购2005年5月21日,实付13元11.《西方慢车谋杀案》(外国影片研究丛书),[英]阿·克里斯蒂著,陈尧光等译,中国电影出版社1979岁首?年月版,定价1.3元,事实上能让。3元购12.《被玷污的雪》,[法]亨利·特洛亚著,李清安译,云南国民出版社1983岁首?年月版,封面设计:刘绍荟,定价1.35元,2元购13.《华君武漫画选》(1955至1982年),Bilinguing Edit,Chinese saroundire a grearoundd humourSelected cform of artoons of HuaJunWu(1955~1982),英译者:W.J.F.Jenner(詹纳尔),新世界出版社1984岁首?年月版,1986年2印,装帧设计:李玉鸿,定价00700,8元购友人赠书11册2005年5月17日收1.《百喻经故事》,雪峰述,国民文学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,装帧设计:一新,定价0.29元2005年5月18日收2.《阿伽门农王》,[古希腊]埃斯库罗斯著,叶君健译,装帧:文希,封面设计:张达平,漓江出版社1984岁首?年月版,定价0.51元2005年5月21日收3.《哈谢克小说小品选》,水宁尼译,外国文学出版社1984岁首?年月版,封面设计:于绍文,定价1元4.《阿丽思周游奇境记》,赵元任译,商务印书馆2002岁首?年月版,封面设计:李有良,定价18元5.《走到镜子里》,赵元任译,商务印书馆2002岁首?年月版,封面设计:李有良,定价20元2005年5月22日收6.《罗摩衍那一·童年篇》,[印]蚁垤著,季羡林译,国民文学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,定价1.6元7.《罗摩衍那六·战争篇上》,[印]蚁垤著,季羡林译,国民文学出版社1984岁首?年月版,定价3.45元8.《明希豪森奇游记》,[德]埃·拉斯伯原著,[西德]埃·戴·蒙德改编,刘浩译,少年儿童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,多雷插图,定价0.35元9.《中诗英译比录》,吕叔湘编著,上国外国教育出版社1980岁首?年月版,封面设计:黄文翔,定价0.87元10.《快乐王子》(世界少年典范文学丛书),[英]王尔德著,巴金译,大众文艺出版社2002岁首?年月版,定价12元11.《西顿野生植物故事集》,[加]西顿著,蒲隆译,译林出版社2001岁首?年月版,2003年2印,定价13元
听说人文
看着觉得

作者:simon西门 来源:孤云野鹤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新开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(yhdaxx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天龙八部私服,天龙八部sf,天龙八部发布网 京ICP备12007586号-1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